捍衛新移民工作權」20110520移盟記者會新聞稿

捍衛新移民工作權

馬英九政見落空  新移民工作破洞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 20110520 記者會

2011年5月20日,是馬英九總統就職三週年,馬總統於競選時宣示的「陽光女人‧兩性共治」政見卻一再落空。其中針對從東南亞與大陸婚嫁來台的新移民女性,馬總統的競選政見主張:「放寬外籍與大陸配偶工作資格,嚴禁歧視待遇」。三年後的今天,在馬總統競選政見的「加持」底下,我們看見新移民姊妹的工作權益保障如同一把「破傘」─金玉其外、敗絮其內,僅有政策宣示、卻無政治實踐。馬英九總統以貌似「保障弱勢」的競選政見贏得選舉,但是許多移民姊妹的生活卻仍然暗無天日,連基本的工作權都沒有!

因此,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簡稱「移盟」)今日於勞委會前廣場召開記者會,要求馬政府落實「放寬外籍與大陸配偶工作資格,嚴禁歧視待遇」競選政見。「移盟」於記者會上提出案例具體說明「只給居留權、不給工作權」以及新移民求職、就業時經常遇到的歧視狀況,並以行動劇諷刺馬英九「放寬工作資格,嚴禁歧視對待」的競選政見,宛如一把破傘,虛有其表,根本無法給新移民實質保障。

從夫、從子是古代觀念!工作權為基本人權!

婦女新知基金會資深研究員曾昭媛表示:「經過『移盟』的奮鬥努力,終於促成《入出國及移民法》於2007年的修法,增訂『家暴條款』、以及『依親對象死亡』的外籍配偶仍能居留在台灣等相關規定,使得丈夫不幸死亡、或是因遭受家庭暴力離婚但持有『保護令』的移民姊妹,仍能繼續居留在台灣。然而,根據勞委會對現行法令的解釋,卻使得移民法的修法空洞化。依照現有規定,新移民若是不幸遭遇喪偶、婚姻破裂等處境,如果沒有子女,則喪失合法工作權利。這種認定女性須『從夫、從子』才有合法權利的觀念根本就是古代觀念!」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則表示:「台灣本來就是移民組成的國家,尊重多元族群文化、肯認每一個社群對這塊土地的貢獻,是台灣社會的重要價值。馬政府在2009年批淮通過兩項重要國際人權公約,就是為了保障所在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民,不管你有沒有國民身份證、能不能投票、不分種族階級,都能受到國家願意以最基本的國際人權標準來保障和保護你享有家庭、教育權以及工作權等種種基本人權。遺憾的是從兩公約通過後,馬政府在落實新移民平權與反歧視上的努力,仍然不足,能居留在台灣的移民竟然連基本的工作權利都沒有!」

有居留權沒有工作權,是要叫我們去死嗎?

移盟團體亦透過案例分享,說明移民遇到的不合理狀況。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文化推廣組組長林詩涵分享案例:「來自印尼的阿美在來台之後,丈夫即因罹癌無法工作,阿美奔波於醫院以及家中照顧丈夫,一邊還要設法維持家庭經濟。後來阿美的丈夫不幸過世,阿美在悲痛之餘努力自立更生,她好不容易找到了工廠的工作,工廠幫阿美加保勞健保,卻在勞保局被擋下來,因為阿美的居留證上註明的『居留事由』從『依親』改為『其他』,且她在台灣又沒有小孩,依法不能工作。阿美不明白,為什麼台灣政府讓她居留於台,卻不給他合法的工作權,是要叫她活活餓死嗎?」

南洋台灣姊妹會北部辦公室主任吳佳臻亦提供個案經驗:「來自泰國的玉花自從四年前丈夫過世之後,就在菜市場幫忙賣魚維生,雖然工作不穩定、收入微薄、沒有勞保,但玉花自認丈夫已死、又沒有身分證,可以找到工作已經是萬幸,於是她忍氣吞聲,以勞力換取微薄收入養活她和小孩。雖然玉花與死去的丈夫育有一子,依法申請『工作許可』後即可合法在台工作,但是繁複的行政手續、以及台灣社會對新移民的歧視讓玉花裹足不前,一方面她認定即使拿到『工作許可』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另一方面玉花更是萬般無奈:明明都是嫁過來的,為什麼別人不用申請工作證,她卻要申請工作證,難道丈夫死亡、婚姻破裂是她的錯嗎?」雖然像玉花這樣、有親生子女即可申請工作許可,可以合法工作,但是「移盟」認為,婚姻移民在取得合法居留權之後就應當有工作權,不應該因為婚姻狀況(因家暴離婚、喪偶)的改變而需要申請工作許可,畢竟遭逢「家暴」或「喪偶」並非婚姻移民所願。更何況,若是沒有小孩,因「家暴離婚」或是「喪偶」的新移民甚至不能工作,只能偷偷摸摸打黑工、或是活活餓死!做為修法推動者的我們,必須嚴正表示:這完全不符合當初修改移民法的「立法者」原意!

無所不在的歧視:求職歧視、就業歧視、政府的就業輔導也有歧視!

而除了喪偶、因家暴離婚等情況較為特殊的移民姊妹,一般新移民在台灣的勞動處境也令人堪慮。在「移盟」各團體的服務經驗中,新移民遭受歧視對待的經驗無所不在,除了求職歧視、就業歧視,甚至政府的就業輔導服務也有歧視!

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秘書長李麗華表示,「在『求職歧視』方面,新移民有時僅因『沒有身分證』就被拒絕僱用,或是因此只能做派遣工;即便已經是有身分證的『中華民國國民』,新移民也常因為來自東南亞國家或有一點口音、雇主『不用這種台灣人』等莫名其妙的理由被拒絕僱用,或被迫接受較惡劣的勞動條件。『就業歧視』方面,同工不同酬、移民姊妹薪資被低報,工作場所搞『種族隔離』的情況都所在多有。更有甚者,政府的『就業輔導服務』不但漠視移民女性工作權被踐踏的狀況,更帶頭歧視新移民,例如公立就服機構僅為移民女性媒合特定職種,枉顧求職者的學經歷以及求職意願;甚至公立就服單位發布各界的求才廣告,還刊有『外籍配偶需有身分證』等徵才條件(請見附件三)。『沒有身分證』和新移民的工作能力有何相關?公立就服單位應當加強調查輔導,讓雇主瞭解新移民於居留階段也能合法工作,以免排除新移民的工作機會!」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祕書長唐曙亦痛斥,「大陸配偶的權益是一步一腳印爭取來的,馬英九競選總統時曾宣示要對大陸配偶公平對待,但政策在執行時仍常在歧視大陸配偶,例如陸配在求職與就業時即遭受許多歧視待遇,我們呼籲馬總統應確實兌現當年承諾!」


請馬總統兌現競選政見:「放寬工作資格,嚴禁歧視對待」

「移盟」顧問、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夏曉鵑表示:「婚姻移民在台灣的工作權事實上歷經多次抗爭才逐漸改善。民國九十二年五月,在立委及民間團體的奔走下終於促成《就服法》的修定,雇主聘僱外籍配偶,不必申請工作證即享有工作權,使得婚姻移民之工作權獲重大改善。然而,現今勞委會對《就服務》的解釋,卻使遭遇喪偶、家暴不幸處境而無子女的婚姻移民,空有居留權而無工作權,實是移民人權的大倒退,勞委會無疑是在扯馬英九的後腿!」

可以合法居留的移民女性沒有合法工作資格、歧視狀況層出不窮,對照馬英九總統「放寬工作資格,嚴禁歧視對待」的競選政見,「移盟」想問馬總統,執政三年,您給了移民女性怎樣的工作權益保障?空口說白話的政策宣示只撐起了一把破傘,虛有其表,移民姊妹卻未能得到實質保障,為了生存,只得忍受日曬雨淋!

我們要求馬政府切實兌現競選政見:放寬工作資格,嚴禁歧視對待。讓因家暴離婚或是喪偶的新移民得以合法居留在台灣的同時,也能自力更生、合法在台工作;同時,加強取締針對新移民求職、就業歧視對待,政府並應以身作則,消除自職業訓練到就業媒合對新移民的歧視作為。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要求勞委會:

一、正確解釋《就業服務法》第48條,讓因家暴離婚或是喪偶的新移民能合法工作!《就業服務法》第48條規範「外國人與在中華民國境內設有戶籍之國民結婚,且獲准居留者」不需申請工作許可即可在台工作,但若是因家暴離婚或是喪偶的新移民雖然可以合法居留台灣,卻需有條件[1]申請工作許可才可工作。我們要求勞委會正確解釋《就業服務法》第48條:只要「外國人與在中華民國境內設有戶籍之國民結婚,且獲准居留者」即可擁有合法工作權,不受其婚姻地位嗣後改變的影響(例如:因家暴離婚、喪偶),確實保障婚姻移民的工作權益,讓「有居留權就有工作權」不再只是口號!

二、嚴禁求職、就業、與政府就業輔導等歧視對待,給新移民好工作!我們要求勞委會嚴格調查、取締移民女性在求職、就業遇到的種種歧視與差別對待作為,並請勞委會以身作則,從職業訓練到就業媒合等就業輔導服務,不得因求職者的移民身分、族裔、口音,或是求職者有無身分證而有差別待遇,適才適用,給新移民女性與其能力相當的好工作!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參與團體:女性勞動者權益促進會、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外勞行動、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屏東縣瓊麻園城鄉文教發展協會、夏潮聯合會、國際醫療行動協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勞動人權協會、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屏東縣海口人社區經營協會、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APMM)、Migrante-International-Taiwan Chapter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顧問: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陳宜倩副教授、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夏曉鵑教授、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曾嬿芬教授、台灣大學社會學系藍佩嘉教授、政治大學法律系廖元豪副教授、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王增勇副教授、賴芳玉律師

新聞聯絡人:南洋台灣姊妹會北部辦公室主任 吳佳臻 0916-969-020 jiazhen25@gmail.com

附件一:外籍配偶工作權規定─樹狀圖說明(勞委會製作,出處:行政院勞工委員會100年第一次勞動論壇手冊p.16)
附件二:相關法條─「入出國及移民法」31條、「就業服務法」48條與51條
附件三:公立就服機構提供的求職資訊(就業快報,桃園縣政府2010/11/01發行)

北部辦公室
02-29210565 |傳真 02-29217501 |
地址 234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15號1樓
tasat.taipei@gmail.com

南部辦公室
07-6830738 |傳真 07-6830733 |
地址 高雄市美濃區中正路二段761號
sisters.asso@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