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政策四問,總統候選人接招百萬選票發揮影響力

距離2016 年總統大選不到一個月,新移民在台灣落地深耕多年,目前取得台灣身分證的外籍配偶與陸配約23萬5千人,跨國家庭所影響的選票總數,約有百萬票數。儘管諸多候選人出動不同母語的宣傳車在街頭巷尾向新移民問好拉票,包括越南語、泰國語甚至印尼語,然而至今我們所見三位總統候選人,並沒有提出整體的移民政策。

移盟對於三位總統候選人,提出四大問題,請三位候選人進行移民政見的表態。在婚姻移民歸化條件、無國籍人保障、以及歸化後的權益、不合理境外面談制度,能改善其現況,解決新移民在台灣生活的種種困難。

今日移盟正式對三組候選人送出提問書,請總統候選人針對此四大問題,進行實質上的回應,並希望能於6天後(12/31日)能獲得正式回應,並將於選前向新移民家庭及社會大眾公布三組候選人的具體意見。

期許三位總統候選人,能夠對於移民整體政策與多元文化推廣有其更完善的規劃。

問題一:
外交部針對特定21國家人民與台灣人結婚實施「境外面談制度」,不僅歧視特定國家,也造成移民家庭團聚權被剝奪,例如:結婚面談曠日費時、外館面談官行政裁量權過大、面談沒過的配偶缺乏有效、簡單的救濟管道,外配簽證若被註記「停轉居」,則容易造成家庭破裂,請問您要如何解決此問題?

問題二:
同是婚姻移民,外籍配偶在臺灣最快4年就能拿到身份證,大陸配偶需要6年,雖然相關團體不斷爭取要求權益衡平,但目前仍沒有達成一致。讓大陸配偶與外籍配偶一樣4年就可以取得台灣身份證,請問您支持嗎?如果支持,請給出具體承諾;如果不支持,原因是什麼?

問題三:
現行移民法規中,歸化國籍必須先通過抽象模糊的「品行端正」之道德資格審查。歸化後5年內發現有不符合「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或違反婚姻真實性要件者,國籍就會被撤銷。請問您是否支持刪除「品行端正」之道德字眼,以具體「無員警刑事紀錄」、且排除一年以下徒刑之微罪,作為歸化標準即可?

問題四:
由於特殊的歷史情境,有相當數量的人經各種管道進入台灣,卻因無法持有任何一國的合法護照而滯留在台,政府無法遣返又難以處理,這些人遂長期處於「無身分」的黑戶地位;而台灣本身的法令制度也造成一些無國籍人,這些人雖長住在台灣,但無法受到各種基本的權利保障,請問您會如何改善這個問題?

【發起單位】移民/住人權修法聯盟(依筆劃排序):
    大武山文教基金會、女性勞動者權益促進會、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台灣外勞行動、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屏東縣海口人社區經營協會、屏東縣瓊麻園城鄉文教發展協會、夏潮聯合會、高雄市基督教家庭協談協會、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國際醫療行動協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勞動人權協會、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社團法人關愛之家協會、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APMM)、Migrante International- Taiwan Chapter

移盟顧問(依筆劃排序):
    王增勇副教授(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夏曉鵑教授兼任所長(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陳宜倩副教授(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曾嬿芬教授(台大社會系)、廖元豪副教授(政治大學法律系)、賴芳玉律師、藍佩嘉教授(台大社會系)

【新聞連絡人】洪滿枝(南洋台灣姊妹會)        0953-919-960/02-29210565

「移民政策」四問總統候選人
2015年12月25日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

我們是「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以下簡稱移盟),是一個由民間團體及專家學者組成的跨界聯盟,我們相信人權無分國界、膚色、種族、貧富或出生地,並採取各種行動推動修法、促成對話,改善相關政策,落實移民人權保障。
自2003年成立以來,「移盟」陸續促成2007年《入出國及移民法》與2009年《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修法,以及2010年放寬婚姻移民歸化入籍需提出「財力證明」的要件。
目前幾位總統候選人都提出新移民政策,也向新移民群體做出表態,例如承諾成立專責政府服務機制、提供語言及教育輔導、提供法律保護、保障新移民姊妹得到更平等的社會福利待遇、研議放寬新移民的學歷承認、新臺灣之子一定要學習母親的語言、新移民之子是台灣的資產等等,我們認為這些承諾非常重要,但是首先希望各位候選人能對新移民最切身相關的基本權益,包括身分權(品行端正、陸配六轉四、無國籍人)及家庭團聚權(境外面談)提出看法。
我們在此提出四個問題,期待在12月31日前能接到您的回應,也期待在總統候選人辯論會上聽到您的公開回應。
聯絡人:蕭小翠 電話:0933831397  信箱:weixiao367@gmail.com

移盟參與團體(依筆劃排序):
大武山文教基金會、女性勞動者權益促進會、中華兩岸婚姻協調促進會、台灣外勞行動、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南洋台灣姊妹會、屏東縣好好婦女權益發展協會、屏東縣海口人社區經營協會、屏東縣瓊麻園城鄉文教發展協會、夏潮聯合會、高雄市基督教家庭協談協會、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國際醫療行動協會、婦女救援基金會、勞動人權協會、新事社會服務中心、新移民勞動權益促進會、社團法人關愛之家協會、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APMM)、Migrante International- Taiwan Chapter
移盟顧問(依筆劃排序):
王增勇副教授(政治大學社會工作研究所)、夏曉鵑教授兼任所長(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陳宜倩副教授(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曾嬿芬教授(台大社會系)、廖元豪副教授(政治大學法律系)、賴芳玉律師、藍佩嘉教授(台大社會系)


問題一

外交部針對特定21國家人民與台灣人結婚實施「境外面談制度」,不僅歧視特定國家,也造成移民家庭團聚權被剝奪,例如:結婚面談曠日費時、外館面談官行政裁量權過大、面談沒過的配偶缺乏有效、簡單的救濟管道,外配簽證若被註記「不得停轉居」,則容易造成家庭破裂,請問您要如何解決此問題?

說明一:
只針對特定21國家設立境外面談
一般歐美、日本等國的配偶,只要申請母國的單身證明,經外館驗證就能來台辦理結婚。但外交部為了「維護國境安全、防制人口販運、防範外國人假藉依親名義來台從事與原申請簽證目的不符之活動」,對東南亞、南亞、西亞、非洲等21國特別設了「境外面談」的關卡。夫妻必須先在該國取得結婚證明,再到我國駐外代表處申請境外面談,而後才能進一步辦理檔驗證,申請來台依親簽證。

說明二:
境外面談制度缺乏認定標準
台灣配偶往往需要多次去移民母國面談,面談若不順利,不管去幾次,其外國籍配偶都不一定順利來台。監察院糾正案中曾請外交部協調訂定一個裁量的統一標準,但目前仍無期相關規定。不僅面試人員有太多行政裁量空間,假如婚姻面談不通過也無救濟流程與管道,容易造成家庭的破碎。

說明三:
外配簽證被註記問題
外交部會針對曾經在台逾期停/居留的外籍配偶在其簽證上註記,這些註記令他們「停留不得轉居留」,即使他們在台灣有合法的婚姻與家庭生活,甚至必須撫養子女、父母。這造成他們每六個月,甚至兩個月就必須出境,沒有權利「停留轉居留」、不能合法工作。而外交部在簽證上恣意註記,令移民署不敢違背外交部的指示,進而禁止了外配由停留轉居留的權利,足已顯示外交部已超越其行政權限。

問題二

同是婚姻移民,外籍配偶在臺灣最快4年就能拿到身份證,大陸配偶需要6年,雖然相關團體不斷爭取要求權益衡平,但目前仍沒有達成一致。讓大陸配偶與外籍配偶一樣4年就可以取得台灣身份證,請問您支持嗎?如果支持,請給出具體承諾;如果不支持,原因是什麼?

說明一:
外籍配偶在臺灣最快4年就能拿到身份證。

說明二:
為了爭取陸配取得身份證年限由6年改4年,從2012年起,官方、民間都投入了大量的精力。然而相關的法案卻因為在立法院審查時,台聯黨團霸佔主席臺杯葛,加上國民黨團的不作為,民進黨不斷變更議程阻擾議事進行,躺在立法院3年無法通過。民進黨和台聯阻擾該法案的原因非常政治化,擔心“陸配拿了身份證會有選票將左右選情”,完全忽略「陸配是台灣人的親人」這個重要的事實。婚姻政治化,讓陸配及整個家庭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說明三:
身份證是一個人民最基本的權利保障。陸配在台灣生活、養兒育女、負擔家計,陸配是台灣家庭重要的家人。但是如果沒有身份證,陸配在家庭中、法律上、工作上、社會上等方面就沒有「對等的地位」可以爭取受損的權利,也影響整個家庭。

問題三
現行移民法規中,歸化國籍必須先通過抽象模糊的「品行端正」之道德資格審查。歸化後5年內發現有不符合「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或違反婚姻真實性要件者,國籍就會被撤銷。請問您是否支持刪除「品行端正」之道德字眼,以具體「無員警刑事紀錄」、且排除一年以下徒刑之微罪,作為歸化標準即可?

說明一:
何謂品行端正?歸化前會如何被影響?
據內政部提供之各國歸化標準,他國規定雖有「品行端正」之字句,然細查之,國際間所稱「品行端正」之具體內涵就是無重大犯罪紀錄,並非微罪。除了極少數國家如日本,一經歸化,連國籍都不准放棄,才有嚴苛規定。道德標準本非國際間移民歸化與否的公認必須要件,應刪除「品行端正」之道德字眼。
社維法早已年久失修、與時代脫節,況且相關處分僅為行政罰,連微罪都不算,卻置於「品行端正」之首,阻礙底層移民歸化。目前政院版國籍法歸化條文草案,納入社維法第二章,然其具體內容範圍甚廣:包括從事性工作、乞討、公然裸露等。表面以善良風俗匡正人民行為,實際是忽視人民生存困難、迫於無奈,不圖思如何縮小貧富差距、打造公平社會,反而對著勉力維持家計的移民家庭開刀,實為不仁。
以政院版新增之補充條文來看,除了第一項「違反社維法」,其他皆可包含在「無員警刑事紀錄之犯罪紀錄」中,無須重複訂定。又,政院版之補充條文最後加上「其他經內政部認定者」之文字,違反三權分立原則,讓行政權無限擴張,踰越行政、立法、司法之界線,使得行政單位兼享立法、司法權力,得以擅自認定歸化者有罪而拒絕歸化,致使歸化者權益難保。
  綜上,移盟認為,應徹底刪除移民歸化法規中的「品行端正」之文字,直接以「無員警刑事紀錄」為度,且排除一年以下徒刑之微罪,才能落實對底層移民之保障。
說明二:
品行端正如何影響移民歸化後的權益?五年內會被撤銷又是何因?
歸化後,5年內發現有不符合「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或違反婚姻真實性要件者,拿到的中華民國國籍就會被撤銷。台灣政府對於外配姐妹歸化後的5年內都能持續進行性管控,如不符合則要撤銷國籍。這意味著,長達10年左右的時間,國家能合法地剝奪公民權作為威脅及懲罰手段,監控女性身體。
建議應縮短撤銷國籍年限,也應重新檢討撤銷國籍事由。撤銷國籍之年限過長,歸化、喪失或回復中華民國國籍前的程式已嚴格審查,卻有五年之內都可撤銷之規範,過於冗長,對當事人權利造成重大損害,故建議法律追溯期應修改為兩年。另,重新檢討撤銷國籍事由,現行法撤銷國籍的原因包含不符合「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或違反婚姻真實性要件者,除了品行端正用語抽象,武翠姮案中以「其他」類項為由撤銷國籍,此恐給予行政機關過大裁量權限。建議重新檢討撤銷國籍之事由,並修改國籍法第3條之條文。
 

問題四

由於特殊的歷史情境,有相當數量的人經各種管道進入台灣,卻因無法持有任何一國的合法護照而滯留在台,政府無法遣返又難以處理,這些人遂長期處於「無身分」的黑戶地位;而台灣本身的法令制度也造成一些無國籍人,這些人雖長住在台灣,但無法受到各種基本的權利保障,請問您會如何改善這個問題?

說明一:
由於特殊的歷史情境,有相當數量的人,藉由各種管道進入台灣後,卻因無法持有任何一國的合法護照,滯留在台。政府無法遣返,卻又難以處理。這些人遂長期處於「無身分」的黑戶地位,無法受到各種基本的權利保障,成為所謂「影子人口」。政府曾透過移民法第十六條修法,讓部分人能取得合法居留。但移民法第十六條的「落日條款」,導致後續入境者無法適用。而蒙藏委員會、僑務委員會、內政部、外交部又互踢皮球。這樣的處境顯不合憲法與國際人權法之規範。

說明二:
因「國籍法」要求申請「歸化」必須事先放棄原國籍,導致有些最後「歸化未成功」的外籍配偶,卻也因為難以恢復原國籍,而淪為「無國籍狀態」,但現行移民法規中並未有任何關於「無國籍人」的明確保障機制。內政部也不承認國內有任何人處於「無國籍狀態」。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定義,當一個人不被任何一個國家承認為「國民」,即為「無國籍人」,處於此種狀態的人,其所有基本人權將不受到任何一個國家保障,且將隨時要面臨處於「非法狀態」之弱勢處境。

說明三:
每年都有零星尋求庇護個案來台,希望尋求難民保護機制,然因至今尚未通過「難民法」,導致來台尋求庇護之外籍人士,也將無法受到任何保障,且將隨時面臨被遣返回可能遭到危險之地方的風險。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長期流亡海外的難民,也往往會因為政治因素被剝奪國籍,或因長期流亡海外而成為「無國籍人」。

北部辦公室
02-29210565 |傳真 02-29217501 |
地址 234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15號1樓
tasat.taipei@gmail.com

南部辦公室
07-6830738 |傳真 07-6830733 |
地址 高雄市美濃區中正路二段761號
sisters.asso@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