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姊妹要說戲:當組織工作搭載文化行動

  文/周憶如


     中華民國南洋台灣姊妹會(以下簡稱姊妹會)1995年成立,是目前台灣第一個由東南亞新移民婦女所組成的自主性社團,除了辦理中文識字班或以激發主體意識的女性工作坊外,於2003年後陸續開始進行跨領域合作模式,以婦女工作、社區營造團隊為合作結盟對象,推動並執行各種方案,以期達成基層培力的目標。透過培訓課程,姊妹們在「學習者」轉換為「教學者」的過程中更增加自信,而些微的演講費用也能略為改善經濟狀況和家庭地位,同時也讓姐妹們藉由經驗分享、演講等形式,改變台灣社會對新移民女性的刻板印象和歧視,此種力量的獲得並不是靠外在的賦予,而是透過不斷地「共同」、「合作地」意識覺醒過程而展現的自我力量。2009年姊妹會為甫成立的姊妹劇團量身打造成人課程及兒童課程,藉由民眾劇場與成人教育經驗,讓姊妹有機會學習或創造另一種自我主體感受度,帶領一向被社會漠視的移民新生代暢快的展現自已。在姊妹會的各種組織工作計畫中,以論壇劇場為基礎的行動劇乃是常用的議題討論方式,如各類工作坊、遊行活動或記者會中,以「論壇行動劇」串連訴求議題是新移民姊妹在表述主體性時能較其他只是單純主述方式更能表達適切的方法。
 
    本計畫初期第一階段及第二階段的工作坊以「發掘自己、發掘移民處境」為主,藉由「好玩」的肢體開發進行一場「可以盡其在我」的遊戲,目的是讓新移民姊妹開始對自己的身體以及肢體展演形式熟悉,並透過生活經驗整理成為發展劇本、記錄生命故事的基礎,深入淺出地引領姊妹觀察自身的需求及想法,化為『意識的覺醒』。南洋姊妹劇團在演出前主要是培養姊妹對於從生活、個人經驗中體驗自身的處境,進而發酵自我與社會意識。運用戲劇使新移民女性暫時抽離看到自己的經驗,是重要的轉化過程,重點不在於「教導」新移民如何看待自己,而是產生看到「鏡子」的作用,使其看見自己,並進而找到問題和下一步的出路。「表演」是眾多文化行動的一種,要如何讓姊妹在前階段體驗並深化生命經必須再做議題與個人參與重要的轉碼,在進入第三階段後因集體創作讓姊妹們在創作劇本時將新移民的勞動權益與為何要移動的原因融入劇本裏,跨越了新移民與移工被框架的「身分政治」。

      在每二週進行一次3小時的培訓課程中,來自東南亞國家的姊妹們學習劇場的各種元素:鏡面、雕像練習或者分組進行場景創作或者角色扮演,創作作品中可看見姊妹自母國離開到台灣的歷程、到達台灣後面臨婚姻、家人生育孩子的處境、社會污名化的感受與調適等感觸。集體創作並非以文字為主,而是在自傳戲劇、繪畫、接力創造雕像、集體討論及編演中表達出來。劇團姊妹們集體創作出劇本與角色,共同參與編劇、製作、演出,屬於新移民女性觀點的故事與聲音於焉誕生。至2009年12月12日姊妹共同創作並呈現兩齣與移民、移工相關的戲碼。《飄洋的夢想》描述來自東南亞的婚姻移民來到台灣的過程,以及她們在家庭與工作中所遇到的困境,看似平凡的故事,卻是新移民女性最深刻的體驗。《雨中的風箏》則述說在資本主義全球化的影響之下,東南亞的勞工透過仲介來到台灣工作所遭遇到的各種狀況,包括預期中和預期之外的故事發展,帶領我們貼近移工的生活現實。成立超過十年的差事劇團擅長結合在地的歷史與生活經驗,運用民眾戲劇的訓練方法,進行各種貼近民眾的劇場創作,差事劇團團長鍾喬比喻說這就像鞋子與鏡子一樣,南洋姊妹的媽媽們與孩子經由戲劇互動交流的同時,也將其生活中真實的東南亞觀點與台灣文化做了很巧妙的結合,很真實的反應了台灣現有的移民文化,把像似熱絡的市井,自有其生活的軌道,具體反應了不同於一般社會觀點的「移民在地生活」的對照,民眾劇場的功能不必然一定要有個什麼「答案」,重點在姊妹們與孩子在過程中感受了什麼。
 
     劇團演出後下一階段的目標將著力的應是劇團的運作以及如何運作,而運作也包含議題部分,因此在之後的訓練會有表演、組織、議題三個層面。也就是如何將組織工作搭載文化行動的策略,落實執行在日後劇團的議題倡議運作上,便是日後姊妹劇團的課題。透過戲劇凝聚個別經驗產生共識,才是組織與姊妹們重要的功課。當姊妹開始穿上自己的鞋子觀照鏡子,將人生中的「我」漸漸轉變到人生這齣戲「我們」時,我們期待,新移民女性主體化進程又往前推進了一步。


「全文下載」 

 

北部辦公室
02-29210565 |傳真 02-29217501 |
地址 234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15號1樓
tasat.taipei@gmail.com

南部辦公室
07-6830738 |傳真 07-6830733 |
地址 高雄市美濃區中正路二段761號
sisters.asso@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