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源起

南洋台灣姊妹會的發展簡史

2007/01 文/夏曉鵑


源起

南洋台灣姐妹會正式成立於二○○三年十二月七日,但姐妹會的創立源起於一九九五年在高雄美濃創設的「外籍新娘識字班」;一如媒體報導所言,南洋台灣姊妹會的成立經歷了「八年抗戰」!。

一九九五年的七月三十一日,一群美濃愛鄉協進會的伙伴們,看見了來自東南亞的姊妹們因語言的藩籬而受困家中,因而決定創辦「外籍新娘識字班」,企圖藉著中文的學習,協助她們走出困頓,形成互助網絡,並進而與大社會對話。這個班的名稱以括號標示,以突顯與挑戰台灣社會普遍存在的對新移民女性的偏見與歧視。

首先,創辦的伙伴們清楚地知道,姊妹們並非不識字,而是她們原有的語言和能力,來到台灣無用武之地。因此,我們取了「識字班」這個名字,以突顯姊妹們在台灣這個中文主導的環境中「看不見」的困境。此外,「外籍新娘」一詞隱含了排外,和性別歧視,將新移民女性視為永遠的外人,以及依附於台灣男性的附屬品。新移民女性絕非沒有能力,而是因為環境驟變,使得其頓時失原有的語言、行為能力,仿如「不識字」。

因此,「美濃外籍新娘識字班」創設的目的,是以認識中文為媒介,促使新移民女性逐漸能自主發聲,並進而形成組織,為自身爭取權益。


蓄勢待發

在美濃識字班逐步發展出一套較有系統的課程後,開始發展各式的志工師資培訓課程,並逐步與其他地方組織合作。二○○二年九月,與台北縣永和社區大學合作開設「外籍新娘識字班」,並由社大的女性主義研究社擔任志工老師,自此開始我們另一蹲點的培力基地。

二○○二年年底,永和社大中文班的志工藉著婦女新知基金會與扶輪社合作之「外籍媽媽親職教育學校」,與板橋、文山、中山等社區大學合作,培訓志工,開設親職教育工作坊。而板橋社大於二○○三年初正式開設新移民女性課程,成為另一個蹲點的基地,二○○六年九月並開始協助三重等社區大學開設新移民女性相關課程,希望能拓展更多的據點。

二○○三年三月十六日,婦女新知基金會主辦之「南洋.台灣.姐妹情」活動,是美濃和台北的姐妹們第一次的接觸。這是婦女新知舉辦之「讓新移民女性說自己徵文活動」的頒獎活動,數位美濃和永和的姐妹們參賽獲獎,公開朗讀她們的作品。而美濃的姐妹們應婦女新知基金會的邀請,以戲劇的方式表現姐妹們的處境和心聲,這是姐妹們第一次登台演出她們的心聲。「高雄辣媽媽劇團」的團員們以短短數月的時間,協助姐妹們分享彼此的故事,並化為動人的戲劇,感動在場所有的人。但在美濃的姐妹們沈醉在成功演出的喜悅時,並不知道她們即將經歷一場劇烈的震動。

 

正式立案的引爆點

經過多年識字班的培力過程,美濃的姐妹們已不再沈默,勇於在課堂中表達意見,彼此間的「社群感」(跨國姊妹間的姊妹情誼)也逐漸形成,但是仍無法達到我們原先期待的自主組織與集體發聲的理想。每回提議共同做些事時,除了聯誼性的活動外,大家都興趣缺缺,或者僅止於談論,無法付諸行動;而部份姐妹打破了語言的困境後,也愈漸失去上中文課的動力。

在美濃的志工們多次討論和反省後,覺得中文課程的形式無法累積姐妹們的能量,因為在課堂中熱烈討論過後,回到家裡仍需面對日常生活的種種問題,於是大家決定於二○○一年舉辦「希望工作坊」,期望藉著連續兩個週末的密集討論,能凝聚姐妹們行動的能量。

運用各種動態活潑的方法,「希望工作方」整理了大家的問題並逐一討論解決方法,大家最後達成決議及行動方案:每人出三百元做基金,分頭去尋找合適的房子做為會所,大家隨時可聚會並進行各種課程。這次集體行動,使美濃的姊妹們首度有了屬於「自己」的集體空間,大家的能量開始匯集,共同打造屬於她們的「新娘家」;於此,姐妹們一步步走向組織化的過程。

美濃的姐妹們在有了第一個會所後,開始積極展開各種培訓,激發了她們自力更生並進而幫助更弱勢姐妹的動力。二○○三年,與內政部「家暴既性侵害防治委員會」來回討論、協調近三年之多語外籍配偶求助專線的專案,竟被該委員會以「美濃愛鄉協進會並非專業社工團體,恐不瞭解整個流程運作」為由,將我們籌畫多年的專案資源轉手給其他團體。得知結果後,負責此案的志工們非常難過,擔心美濃的南洋姐妹們好不容易培養起的自信受到打擊,但志工們必須強忍眼淚,暫時不讓美濃的姐妹們知道結果,因為她們正忙著「南洋.台灣.姐妹情」活動的戲劇排練;活動順利完成後,姐妹們擇日慶功,而我們也在慶功後再向姐妹們報告求助專線一案受挫的事。

望著姐妹們失望的表情,平日扮演照顧/協助角色的台籍志工們,紛紛哽咽落淚。此時,姐妹們反而百般安慰志工,表示失去這個機會沒什麼大不了。姐妹們的堅強穩住了志工們的情緒,大家進一步討論和分析此次專案失利的原因,姐妹才意識到由於我們始終不是正式立案的社團,導致無法爭取到資源,更無法得到許多向政府發聲的管道。

過去,熟知台灣資源運作法則的志工們,相當明瞭成立正式團體的重要性,多次鼓勵姐妹們組成團體,但姐妹們並無法深切體認團體的必要性,志工們也由於堅持團體成立必須建立在姐妹們的自主與能動性上,並未催促姐妹籌設社團。而「家暴專線」專案的挫敗與憤怒,透過分享和討論,姐妹們意識到必須成立自主的社團的重要性,這次挫折也成為南洋台灣姐妹會正式成立的引爆點,此後姐妹們開始投入籌備社團的工作。

什麼叫社團?何謂宗旨、組織章程?理監事要做什麼?立案需要經過哪些流程?會費要收多少?社團要取什麼名字…?這一切大大小小的問題,透過一次次的討論,藉由小組分享、圖說各自對社團的期待,志工們協助姐妹們逐步擬定出「南洋台灣姐妹會」的章程,並進而著手分工,姐妹和志工們共同分組進行招募會員、排練成立大會節目、募款…等工作。

「南洋台灣姊妹會」終於在姊妹們的實際參與中,於二○○三年十二月七日在高雄市婦女館正式成立。成立時台北的姊妹和志工共同租了兩輛遊覽車南下。理監事會的組成,依姊妹們討論出的章程規定,需有三分之二以上為南洋姊妹。第一屆理監事包括南北的姊妹和志工,以及婦女新知等友好團體的代表。姊妹會的會址設在美濃,由於經費限制,姊妹會開始只有一位專職人員,各事務的推動大量依靠志工和南洋姊妹幹部。而台北的基地因為無法付擔昂貴的房租,一直以各社區大學為活動據點,直至二○○五年七月才開始設置辦公室。

 

組織宗旨與工作方向

南洋台灣姐妹會創立的宗旨為協助南洋姐妹逐漸走出孤立,進而成為積極的社會參與者。為達此目標,姐妹會的工作內容分為三大類:基層組織、社會教育、法令政策倡議,而每類之間緊密相關,並且相互加強。

基層組織 社會教育 法令政策倡議

 

首先,我們相信,所有基層的人都有潛力成為自助助人、創造歷史的主體,而組織的目的是提供各種管道和方法,讓主體能夠逐漸突破現實的限制,發光發熱。

南洋台灣姐妹會的基層組織工作包括南洋姊妹和台灣籍的成員。培養新移民女性的主體,是藉由滿足她們對學習中文、親職教育等等實用需求來奠定根基。在課程中,藉著創造自在互動的對話空間,激勵新移民女性分享彼此經驗,逐漸建立自信,並培養互動合作的群體關係,進而更積極地投入公共事務,乃至於參與新移民運動,創造歷史。而在培養新移民女性主體的過程中,台灣籍的志工和工作人員也經歷建立主體的過程,除向姐妹們學習外,也認識了更多社會議題,以及培養投入公共事務的意志和能力。

為了達成基層培力的目標,姐妹會推動並執行各種方案。除了延續以培養姐妹自主發聲能力為精神的中文課程外,從各種分享和討論中,我們發現許多姐妹們不敢或不願以母語與子女溝通,因為她們不斷被告知東南亞語言文化沒有價值;而部份姐妹由於中文不夠熟稔,而限制了她們與子女互動。於是,我們鼓勵姐妹們自行繪製故事書,以圖畫,搭配她們熟悉的語言,與孩子分享她們的故事。

此外,姐妹會也培訓姐妹們成為東南亞語言文化,和多元文化教育的種籽老師。姊妹們分別在南北各地分享她們的移民經驗,以及開設課程教育台灣民眾她們的母國文化和語言,甚至講授多元文化的觀念。姐妹們一方面從「學習者」轉換為「教學者」的過程中更增自信,而些微的演講費用也能略為改善經濟狀況和家庭地位,同時也讓姐妹們藉由經驗分享、演講等形式,改變台灣社會對新移民女性的刻板印象和歧視,並為台灣注入多元文化的活泉。而在這些實作的過程中,姐妹們除了肯定自己和集體的行動價值外,也在與各種台灣民眾互動的過程中,深化認識自己的處境,以及要如何才能進一步改變處境。

新移民女性除了要面對生活適應、經濟困境外,更需面對台灣社會對她們的種種污名與歧視。姐妹會為了扭轉社會對姐妹們的不友善態度,除了掌握各種機會安排姐妹們參與座談、演講、接受媒體訪問外,也加強與社區的互動,例如參與美濃黃蝶祭等社區活動,提供永和及板橋社區大學多元文化托育服務…等等。

此外,「看到」新移民女性的各種文字和繪畫創作,對於改變台灣民眾的認知有關鍵性的影響。由於姐妹們學習中文的動機非常強,我們鼓勵她們創作,並將作品刊登在美濃「月光山」等社區刊物,並多次針對議題投稿刊登於全國性報紙。二○○五年九月,我們將姊妹們這幾年來的文字和繪圖的創作集結成書,就以姊妹們的智慧之語《不要叫我外籍新娘》作為姊妹們第一本作品集的書名,讓更多台灣民眾「看」到姐妹們的心聲。這本書除了姐妹的心聲外,還有志工們陪伴姐妹一路走來的心情與成長,透過一篇篇動人的故事,一張張精彩的照片和畫作,使更多台灣民眾能「看到」姊妹們的能動性,也開始反省過去的種種偏見和台灣對新移民不友善的各種制度。

新移民女性面臨的議題,涉及許多法令政策,南洋台灣姐妹會積極串連相關組織,推動與姐妹們權益迫切相關的公共議題,並致力於法令和政策的改革。隨著政府緊鑼密鼓地訂定各種法規和方案限制新移民,姐妹會與數個婦女、勞工、人權、移工、移民團體,於二○○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正式成立「移民/住人權修法聯盟」(移盟)。移盟成立除了針對政府官員和政治人物的不當言論和違反人權的政策公開抗議外,也針對移民政策之最重要法源依據「入出國暨移民法」,經過長時間的討論及修定工作,於二○○五年三月完成移盟版之「入出國及移民法修正草案」,並積極遊說立法委員,獲得各黨委員連署,正式送入立法院等待審查。

南洋姐妹們除了是新移民外,也是女性,而與台灣的女性一樣,她們面臨「母職」的壓力。在缺乏完整社會福利體系的台灣社會中,女性被迫在無公共資源下,承擔大部份的養育子女責任,而新移民女性由於缺乏社會支持網絡,再加上社會對於南洋姐妹不會教育子女的污名化下,在養育子女的過程中,承受更巨大的壓力。因此,南洋台灣姐妹會加入了「幼托公共化行動聯盟」,為推動幼托公共化的議題貢獻心力。

姐妹會除了關切新移民女性的權益外,我們也創造讓新移民女性與其他弱勢者產生感同身受的情境;與其他弱勢團體進行實質的結盟與合作。例如,藉著姊妹們擔任翻譯,協助調查移工權益和所謂「假結婚真賣淫」案件,姊妹們更能從感同身受的角度理解。因為有這些感同身受經驗的累積,姐妹們更能理解同樣來自東南亞的移工們的處境,而當二○○五年高雄捷運泰勞抗暴事件後,移工組織於二○○五年十二月十一日發起反奴工遊行時,姊妹們願意支持移工團體的反奴工遊行。而藉著討論聲援移工遊行的機會,姊妹們能更深刻地產生感同深受的理解,並體認到不論是來工作或結婚,移工和移民都應享有一樣的權益。

南洋台灣姐妹會的經驗,吸引許多台灣各地的團體前來交流外,亦引起其他國家的媒體和相關組織的興趣。除了與來訪的各國友人分享經驗外,姐妹會也開始參與一些國際間的組織交流活動,漸漸拓展姐妹會的國際視野和合作的網絡。

姊妹們在公共事務的參與愈益增加,從到各地分享移民經驗和講授東南亞歷史語言文化與多元文化議題,到公共議題的推動與移民法令政策的修定,並進而關注移工等弱勢群體。在這過程中,姐妹們原本局部的對於中文班和姊妹會的社群認同,也逐步轉化為更全面的對新移民人權推動的認同與投入。

在日漸複雜而多層次的參與中,南洋台灣姐妹會逐漸成長,但也在過程中產生了各種人際互動、團隊合作方面的問題。經過不斷的嚐試錯誤、摸索與沈澱後,姐妹會邀請了有多年豐富的基層組織經驗的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 的組織者來為姐妹會進行幹部訓練。透過培訓的過程,姐妹、志工和工作人員,一同整理與釐清組織發展的困境,以及解決困境的方法。藉由問題的分析,姐妹會更看清楚我們過去的軌跡,也更明瞭未來前進的方向。

 

重整腳步,再度出發的南洋台灣姐妹會,將以更穩健的步伐,大步向前!

北部辦公室
02-29210565 |傳真 02-29217501 |
地址 234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15號1樓
tasat.taipei@gmail.com

南部辦公室
07-6830738 |傳真 07-6830733 |
地址 高雄市美濃區中正路二段761號
sisters.asso@msa.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