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盟版《國籍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總說明

     2012年,行政院提出「國籍法」修正草案,在立院並已列為優先法案,「移盟」肯定政院版部分修正案之精神,但也發現部分人權闕漏。因此「移盟」提出「國籍法」修正草案,並於2012年9月13日於立法院召開「他鄉何時變故鄉?─「國籍法」修法說明會」,公佈民間版「國籍法」修正草案。

     移盟版《國籍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總說明如下,當天會議資料亦提供下載,敬請各位朋友一同關注。
 

移盟版《國籍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總說明

 

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 2012/09

 

     為落實《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與《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保障人權意旨,維護在台外國人及婚姻移民權利,並解決外國人與婚姻移民歸化我國國籍實務上之問題,移民移住人權修法聯盟擬具「國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修正要點如下:

 

一、 【刪除抽象用語,排除微罪紀錄

     外國人或無國籍人申請歸化要件中,規範「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其中「品行端正」用語過於抽象,只以裁量者主觀意識判別,恐失之偏頗,加以「微罪不罰」之法律原則,進行條文修正,將歸化條件述明為「無犯罪紀錄。但受不起訴、緩起訴處分或宣告緩刑或經判處得易科罰金、易服社會勞動之有期徒刑、拘役或罰金及過失犯罪者,不在此限。」。(修正條文第三條,見手冊p.7)

案例說明:

     越籍配偶小江在下班途中,因天雨路滑,騎機車閃避不及撞上已被前車輛撞倒在地的行人,致其重傷不治死亡。小江提出歸化申請時,因上述過失致死案件,被認定不符「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要件,而遭駁回。另一位外籍人士小紅,於工作過程中,將玻璃窗靠置於走廊牆邊,行人不慎撞上玻璃倒下受傷,小紅被告過失傷害成立,亦以不符「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要件,而無法申請歸化。

     國籍歸化影響當事人權益甚深,現行《國籍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恐有恣意解釋、標準過於嚴苛之情形,影響當事人權益過鉅。

 

二、 【保障弱勢移民,適用特殊歸化;保障家庭團聚權益,減少特殊歸化要件限制】

     為保障受暴、喪偶、或是離婚後負有撫養未成年子女義務的外籍配偶仍能在台穩定生活,比照婚姻存續中之外籍配偶歸化國籍條件進行歸化,增加特殊歸化條件適用對象,增列以下對象:「依親對象死亡者」、「對未成年之中華民國國籍子女具撫養事實或取得監護權者」、「遭受身體或精神虐待,經法院核發保護令者」。(修正條文第四條,見手冊p.8)

案例說明:

     來自越南的靈靈在台灣有一段不愉快的婚姻,離婚之後,與丈夫協議共同行使兒子的撫養權利義務。依《入出國及移民法》第三十一條,靈靈因有台灣未成年子女之監護權,得繼續居留於台。然而,依現行《國籍法》之規範,一旦靈靈離婚之後,即無法依《國籍法》第四條以中華民國國民之配偶身份進行歸化,必須依《國籍法》第三條一般外國人之歸化條件進行歸化。除了居留日數有所不同外,〈國籍法施行細則〉對於財力證明的要求更有嚴重差異,對靈靈以及類似處境的移民而言,一般外國人歸化條件之高額財力證明難以企及,如此要如何安心於台照顧小孩?

     移盟建議如婚姻移民因《入出國及移民法》三十一條規定,原居留原因消失後仍可繼續居留於台,則應享有原外籍配偶之特殊歸化條件。

 

三、 【對未成年人之保護,不因婚姻之有無而有差異】

     對於未成年人之保護與協助,應不得因其為已婚或未婚而有不同的差別待遇。現行法僅允許歸化人之未婚未成年之子女得申請隨同歸化,而不允許已婚未成年子女隨同其父親或母親歸化,導致該未成年子女之權益蒙受重大損失,建議排除未婚限制,修改為「歸化人之未成年子女,得申請隨同歸化。」(修正條文第七條,見手冊p.11)

說明:

    依據我國《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與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對於兒少之保障未有已婚、未婚之差別,建議將本條未婚之規定刪除,使未成年子女,無論已婚、未婚,均有權申請隨同歸化,方符合人道與促進家庭團聚之人權價值。

 

四、 【保留原國籍,有助性別平權及多元認同】

     為落實兩大「國際人權公約」以及《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保障人民享有國籍之權利,應予刪除外國人申請歸化,應提出喪失其原有國籍證明之規範。(刪除條文第九條,見手冊p.12)

案例說明:

     越南籍配偶阿玉,於2007年為符合中華民國歸化要件,放棄越南國籍,卻在取得放棄國籍證明至戶政事務所辦理歸化時,方得知先生因欲與外遇對象結婚,私下去法院申請裁判離婚,阿玉因未接獲通知致未出庭,而被法院判決離婚,致無法申請歸化中華民國國籍,又因越南政府至今仍未核准其恢復國籍,阿玉故成為流落台灣的無國籍人,嚴重侵害其人權。為落實「國際人權公約」標準以及《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保障人民享有國籍之權利,故建請刪除本條。

 

五、 【基於平等原則,歸化者與本國籍人士應享有相同之權益保障】

     外國人或無國籍人歸化者凡屬公民,不應受其他限制,均應有權利及機會擔任公職、進行政治參與,限制其不得擔任特定公職為歧視性差別待遇,應予刪除。(刪除條文第十條,見手冊p.13)

案例說明:

     外國人在台灣生活了五到七年以上才能申請歸化取得台灣身份證,但還要再等十年才能擔任公職及參與選舉,目前已歸化為中華民國公民的外國人約有十萬餘人,他們卻只能有投票權而沒有參政權,這等於是剝奪他們參與公眾事務的權利。世界先進國家,像是荷蘭、日本、德國、澳洲、英國,對於生來取得及歸化取得公民權之參政權並無差別待遇。

    2010年有結婚來台十八年的印尼籍配偶鄭愛美,在歸化取得公民權滿十年後,參選彰化秀水鄉金興村村長,卻仍於競選過程遭遇諸多歧視;2011年有從事移民/工運動工作長達十三年的龔尤倩,為了抗議這種不合理的政治參與限制,代表新移民投入於第八屆立委選舉中。她們的參選都突顯了國籍法第十條的不合理規定,移盟主張應廢除此法條,還給移民完整政治權利。

 

六、 【基於平等原則,歸化者與本國籍人士應享有相同之權益保障】

     凡歸化者皆屬中華民國國民,依「平等原則」,「歸化人及隨同歸化之子女喪失國籍者」,與「中華民國國民喪失中華民國國籍者」,不應於回復中華民國國籍時差別待遇,建議刪除「歸化人及隨同歸化之子女喪失國籍者,不適用前項規定」。(刪除條文第十五條第二項,見手冊p.15)

說明:

     憲法第七條,開宗明義闡明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歸化後的中華民國國民不應在法律上與自始是中華民國國民有任何的差異性,否則即是違反中華民國憲法,也違反人生而平等的民主價值,故建議刪除本項。

 

七、 【縮短撤銷國籍年限,以符合《行政程序法》之最低保障】

     歸化、喪失或回復中華民國國籍前的程序已嚴格審查,卻有五年之內都可撤銷之規範,過於冗長,當事人重要權利朝不保夕,況且五年已遠超過《行政程序法》兩年可撤銷之規範,應依《行政程序法》第121條第一項之規定,縮短為兩年。(修正條文第十九條,見手冊p.17)

案例說明:

  越南配偶鄭氏惠,三年前獲內政部許可歸化,取得我國國籍兩年後,內政部根據法院判決書,認為鄭女申請歸化前與他人通姦被判刑確定,不符《國籍法》「品行端正,無犯罪紀錄」規定,撤銷其歸化,鄭女不服打行政訴訟,官司被判敗訴。根據《國籍法》第十九條規定,歸化、喪失或回復中華民國國籍後,五年內發現有與本法之規定不合情形,應予撤銷。然則,五年規定與行政程序法規定之撤銷行政處分年限兩年規定更長,五年時限過為冗長,國民早已規劃好自己未來生活,卻又要籠罩在五年內隨時可能被撤銷身分證的陰影之下,故建議法律追溯期應修改為兩年。

 

資料下載:「他鄉何時變故鄉?─9/13《國籍法》修法說明會」會議資料(含移盟版《國籍法》修法草案),請按此下載

北部辦公室
02-29210565 |傳真 02-29217501 |
地址 234新北市永和區忠孝街15號1樓
tasat.taipei@gmail.com

南部辦公室
07-6830738 |傳真 07-6830733 |
地址 高雄市美濃區中正路二段761號
sisters.asso@msa.hinet.net